社区团购三月“围城”

京东物流IPO:无“京东” 不物流

京东物流IPO的消息一出,铺天盖地的新闻这样写道:京东物流成为京东旗下的第三家IPO的子公司。

在上海虹口区的一隅,华鑫经营着一家20平左右的水果店,一个星期前,她的水果店有了新身份:多多买菜自提点;自入驻多多买菜以来,几乎每天都有顾客在华鑫的水果店门口排队取货。

如今,华鑫这家店的日均单量已经突破200单。

今年1月初进入上海嘉定、奉贤等郊区的多多买菜,如今自提点已是“遍地开花”;在上海郊区任意一个小区打开多多买菜的后台,1公里内的团点不在少数。

华鑫所在的虹口区属于“后来者”,但被拼多多主站“引流”来的老年人,迅速成为多多买菜的忠实顾客。华鑫对此深有体会,“打开拼多多就推送多多买菜,不浏览还关不掉界面呢!”

与此同时,写着“0.01元/斤精品土豆、16.99元/斤30枚营养土鸡蛋”的多多买菜海报,也吸引着到华鑫店内买水果的每位顾客。

“尽管品质不算太好,但是价格便宜!”前来提货的顾客告诉地歌网,“比如番茄,在平台上卖1.99元一斤,旁边菜市场4元多呢。冬笋也便宜的,平台上2.99元一斤,旁边的菜市场卖到8元钱。”

“便宜”就是最大的广告,上海多多买菜团点的订单纷涌而至。而多多买菜率先来沪,其余平台也不甘落后。

因此,美团优选、橙心优选、京喜拼拼纷纷招兵买马,筹备起入沪事宜。

01

“快马”进沪

“跟时间赛跑,抓紧签约!”

2月底的一个雨天,在上海宜山路1388弄的民润大厦内,美团优选的BDM(商务拓展经理,BD的直属领导)正在面试新BD(商务拓展,为平台开发自提点)。而这些应聘者在通过第一轮电话面试“筛选”的两天后,就带着简历来美团优选的上海总部参加复试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在简单的了解名字后,BDM便滔滔不绝地介绍起社区团购与美团优选平台。介绍完毕后,BDM突然直截了当的问被面试的刘明,“明天入职,有没有问题?”

高效快节奏,这渗透在美团办公区的每个角落。在面试办公室的门外,一批批供应商来到总部,期望与美团优选合作;另外一处会议室,美团优选员工还在商讨敲定中心仓和网格仓的地址。

“快马”进沪的,可不只是美团优选。

今年2月下旬,美团优选、橙心优选都不约而同在上海招聘BD,企图“暗夜潜行”,京喜拼拼更是在农历新年前就启动了上海的BD招聘。刘明便是发现了这个机遇,想从中分一羹杯,“在老家湖北,不少同学做BD都赚到了钱。”

不过,刘明心中不免有一丝茫然,“明明带着简历忐忑而来,现在简历都不需要看,直接就被录用了。”

而刘明的朋友赵文方,在得知刘去美团优选后,便去了另一家平台橙心优选,面试BD岗位。

曾任货拉拉BDM的赵文方,却对这场面试并无底气,“来来往往几十个人应聘,写好入职资料,过去十几分钟了都没轮到我面试……听说必须要大专以上的学历才能入职,我们这种大专学历都没有的80后要怎么办?”

赵文方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,排队面试十五分钟,面试仅半分钟。“连薪资怎么算的都不知道,面试就结束了。”似乎在美团优选、橙心优选的计划里,“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。”

同时,各家平台也在薪酬待遇上“暗自较劲”。

在刘明通过美团优选面试时,后者的工资方案还是绩效考核制:4000元底薪+450元补贴+6000元绩效考核,当BDM在入职培训上宣布这一数字后,在会上有新BD就已经开始窃窃私语;培训结束后,一位曾在美团快驴工作过的销售“撂下”一句话:“一万元工资,侮辱谁呢!”

如今,美团优选将BD薪资改成了提成制,开出“底薪4450元,开拓一家门店最高提成150元”的薪酬,同时给予正编资格。

另一方面,橙心优选则给BD开出“底薪5000元,绩效6000元,最高封顶17000元”的工资,京喜拼拼给出了“底薪5000元,提成上每个有效团(团长微信群人数大于80人,每天下单3人以上,连续7天下单额大于70元)奖励80元-110元”的薪酬待遇。

社区团购平台疯狂抢人,这熟悉的画面,如今出现在了上海。

上海、北京等超一线城市,既是社区团购平台完成全国区域覆盖的最后一站,也是众多平台心中的“朱砂痣”。

大厂扎堆紧跟Clubhouse 流量焦虑新“解药”?

Clubhouse成了时下互联网圈热议的话题。这款主打即时性的音频社交软件,由马斯克一条推文直接带火,以语音为媒介的社交软件从此风靡全球。

往前看,美团优选、橙心优选均已杀入“五环内”。

1月18日,橙心优选正式进驻北京,开通北京丰台、大兴两个大区;1月25日,美团优选在北京正式上线,首批团长自提点覆盖朝阳、通州部分地区。如今两家平台,再加上京喜拼拼一同紧锣密鼓进沪,意义非凡。

但进军上海之后呢?

02

上海“挑战”

社区团购平台要“落地”魔都,挑战不会少。

今年1月12日进入上海的多多买菜,开城三天后便宣布徐汇区暂停服务,团长收到的通知是因为“上海地区内环交通限行,导致很多司机无法及时配送到店”。

截至目前,多多买菜徐汇区团点仍然是暂停营业状态;或许是因为多多买菜的“前车之鉴”,橙心优选此次进入上海,也仅仅是在青浦和松江两大郊区先行试点。

实际上,早在去年12月,美团优选就已经在上海“低调”开团,涉足杨浦、黄浦、宝山等各区,但由于市场监管总局对社区团购“九不得”规定的出台,美团优选上海开城工作暂缓,直到今年2月底才正式重启。

显然,除却社区团购平台的战略节奏,上海市场自有其复杂性。

作为超一线城市,北京、上海两地互联网渗透率极高,用户对互联网的接受度、熟悉度,以及对新鲜事物的包容度都更高;但硬币都有两面,上海亦是生鲜新零售的重镇之一,盒马鲜生、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等平台都盘踞于此。

这些平台在提供优质商品和高效服务时,也在轮番教育着用户习惯;久而久之,超一线城市的用户也会对线上生鲜商品质量、服务效率提出更高要求。

面对顾客眼光更挑剔的上海市场,社区团购平台必然会在商品品控、仓储配送上遭遇更多挑战,平台投入成本自然也是水涨船高。

上海的社区团购团长们,对平台也是看法各异。

在上海徐汇区经营福利彩票店的姜明,入驻多多买菜的第一天就赚了70多元,有47人下单,第二天有61人下单;姜明给自己算了一笔账,如果每位顾客每天消费50元,100个就是5000元,自己也能拿到500多元。

但并非所有团长都嗅到了“金钱之味”。在青浦区经营便利店的多多买菜团长徐军就告诉地歌网,“春节前(在多多买菜上)进了一批货,花了1000多元,你猜最后到手佣金多少,30多块,这佣金也就3%,根本不是业务员嘴里说的’最高15%’。”

徐军还“劝诫”记者,如果有开店的亲戚朋友想做多多买菜,“除非不是客流量很大的店,像我这种小店都完全没有做的必要。”

而到目前,徐军这家店的日均单量约为14件上下。

同时,上海消费者对商品质量也带有更挑剔的目光;据地歌网在青浦、虹口等区的调研情况显示,在多多买菜下单的顾客普遍反映称,“(多多买菜上的)笋个头太小。”

可以肯定的是,在超一线城市,社团团购平台的商品质量、服务能力,以及对城市治理的适应力,都将面临一次升维考验。

而在多多买菜、橙心优选和美团优选均已入驻全国超300座城市的局面下,京沪两大超一线城市,几乎是三家平台全国扩张的“最后一站。”

完成全国团点覆盖的目标后,三家平台该向何处去?

有的玩家已经开始行动。去年12月,多多买菜在湖北招聘BD,对新BD的考核完全以GMV导向,平台要求BD下辖团点的“月GMV要超过50万”;与此同时,今年2月,美团优选已经委派第三方人力公司,在天津、湖北和江西等地继续招聘BD,工作任务则由团点拉新,转变为C端用户拉新。

显然,城区、城郊、乃至村镇的团点都被开发完了,用户拉新促活、团点团效提升、用户复购率都将成为新的角逐焦点,而在社区团购大水漫灌式的发展结束后,下一阶段平台间的竞争烈度或将再次升级。

但变数依然存在。3月3日,市场监管总局给社区团购行业开出“首张罚单”,美团优选、多多买菜、橙心优选、十荟团和食享会总计被罚款650万元。因此,社区团购最终的竞争格局,依然有待时间来检验。

注:文/韩志鹏,文章来源:IT老友记,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敏捷资讯立场。

3个月斩获50万粉丝 传统自媒体公司如何转型做视频号?

从2020到2021年,视频号作为一个值得关注的风口,诞生了不少爆款账号与涨粉案例。

敏捷资讯为您提供丰富、全面的零售电商相关新闻和知识,让您第一时间了解到零售电商更多热门信息,致力打造全网最大的电子商务新闻门户网,请收藏永久网址:http://www.anhuiqingchu.com/